•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癡迷契訶夫:凱瑟琳·曼斯菲爾德的最后年月丨洛城機密

      “我愿意將莫泊桑的全部作品換取契訶夫的一個短篇小說?!?br />
      (本文首發于2022年10月13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邢人儼

      (圖文無關)在歐美國家,短篇小說的最高贊譽大概就是被文壇嘉獎為某個地方的契訶夫。 (人民視覺/圖)

      在歐美國家,短篇小說的最高贊譽大概就是被文壇嘉獎為某個地方的契訶夫。有“愛爾蘭的契訶夫”威廉·特雷弗,“美國郊外的契訶夫”約翰·契弗,“加拿大的契訶夫”愛麗絲·門羅,還有最早獲此殊榮的那位“英國的契訶夫”——凱瑟琳·曼斯菲爾德(Katherine Mansfield)。

      若研讀這些作家的作品,會發現他們固然有共同特征(聚焦普通人,書寫日常生活中暗涌的風暴),但同時個性鮮明,就拿特雷弗來說,喬伊斯對其產生的影響或許和契訶夫難分伯仲,然而和兩位大師不同,特雷弗筆下的人物在生活的重壓之下常會出現驚人之舉。如《鋼琴調音師的妻子》,這位盲人調音師的續弦妻子面對早已被前妻占滿的生活,下意識地開始撒謊,丈夫記得前妻說這棟房子的門是藍色的,如今的妻子會說:“已經重新刷過了,現在這扇門是黃色的?!?/p>

      可以對契弗、門羅做出相似的評價,但面對曼斯菲爾德,情況變得更為復雜。

      復雜的原因有三:第一,曼斯菲爾德公開發表的第一個作品《疲倦的小孩》(The Child Who Was Tired)有抄襲契訶夫短篇《犯困》(Sleepy)之嫌。兩個作品都是寫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給人家做保姆,不僅要承擔家務,還要照顧搖籃里的嬰孩,因為實在太困,小姑娘眼皮打架,她不敢睡,怕被主人家罵,但最后還是打起了瞌睡,壓力全部轉化為夢魘。雖然曼斯菲爾德進入故事的角度不同,夢魘的內容也有差異,但不啻于一個初出茅廬的寫作者對文學泰斗的模仿之作。第二,曼斯菲爾德在書信筆記里頻繁提起契訶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吳悠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