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任溶溶:“一生就要快樂點”

      在那個時代,連公認的大作家都沒有留下多少耐得住時間風雨磨蝕的篇章,可《沒頭腦和不高興》的藝術質地卻能夠排沙見金。

      責任編輯:李慕琰

      兒童文學作家、翻譯家任溶溶出生于1923年,2022年9月22日晨在滬離世,享年100歲。 (央視網/圖)

      2022年922日,任溶溶在上海去世,享年100歲。他是老編輯,退休前擔任上海譯文出版社的副總編輯;也是老翻譯家,有七十多年的譯齡;同時是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沒頭腦和不高興》被譽為新中國最優秀的短篇童話;到晚年,他又成為上海最重要的掌故散文作者之一。

      已故兒童文學理論家劉緒源認為,任溶溶是當代中國最重要的兒童文學翻譯家,能和他比肩的,大概只有翻譯過《安徒生全集》的老作家葉君健。

      劉緒源從童年時期便熟知任溶溶的名字,早在尚不識字時就讀他翻譯的圖畫書。那時很多兒童圖畫書都是任溶溶從蘇聯譯過來的,“幾乎每篇出自他譯筆的作品,都充滿童趣,一念了開頭,就有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朝你撲過來,讓你欲罷而不能”。和劉緒源相似,幾代小讀者對任溶溶的喜愛,都是從童年起便確立了。

      在任溶溶開始兒童文學創作和翻譯的時代,占據主流的是革命現實主義文學,兒童文學作家的地位不高,在純文學領域的影響力也十分有限。時至今日,童書市場如火如荼,但真正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依然鳳毛麟角。任溶溶那一代老作家作品中發自內心的童真,連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影廠的動畫片中展現的天真爛漫,在今天難以復尋。

      兒童文學首先得是文學,還能熏陶孩子,使他們變得更好,但這絕不是通過說教的手段達到的,任溶溶始終堅持這樣的原則。他使兒童文學不再勉強負載沉重的教育目的,而是更多地給予孩子們快活。

      “我不想返老還童,我才不要當現在的小孩子,他們不快樂,被管得太‘死’了,各種功課我想想都害怕?,F在每個孩子好像都要成龍,哪有那么多龍?我覺得一生就要快樂點?!倍昵?,他已這樣呼吁了。

      生來就該干兒童文學這一行

      任溶溶不止一次說過,自己走上兒童文學翻譯、創作之路有些偶然。

      1946年12月,《兒童故事》月刊問世,編輯之一是任溶溶的大學同學邵惠平。老同學找到任溶溶,請他幫忙翻譯稿子,最好每期都來幾篇。他樂呵呵地答應了。他去外灘的別發洋行找資料時,外文書店里的原版迪士尼童書吸引了他,他覺得那些畫太美了,便買回來陸續翻譯,從此一頭栽進了兒童文學的世界。

      任溶溶的譯稿陸續出現在《兒童故事》上,他還自譯、自編、自費出版了十余種兒童讀物,大多譯自迪士尼的英文原著。

      著名翻譯家姜椿芳代表時代出版社前來約稿,又使從小就愛好蘇聯文學的任溶溶開始翻譯蘇聯兒童文學作品。與兒童文學結緣的同時,他成為了父親。任溶溶本名任根鎏,后又改為任以奇,從事翻譯后,女兒的名字被他署在自己滿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