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二十大代表風采丨潘從明:十年磨劍 精益求“金”

      身材清瘦,走路如風,言語不多,是解決問題的一把好手。他,就是黨的二十大代表、金川集團銅業有限公司貴金屬冶煉分廠提純工序工序長潘從明。

      在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金川集團銅業有限公司貴金屬冶煉分廠提純工序工序長潘從明(中)在生產現場指導職工進行實驗(2022年9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26年來,他埋首貴金屬提純工藝提升,不僅開創全新工藝流程和技術標準,還填補國內外復雜銠銥物料綜合利用技術空白。

      1996年,潘從明從原金川公司技校鑄造專業畢業后,分配到當時的金川公司第二冶煉廠貴金屬車間工作,負責貴金屬提純,雖專業不對口,可潘從明并未退卻。

      當時,潘從明四處尋找也買不到專業書籍?!皼]有書,只能跟著師傅現場學?!彼刻鞂煾档脑捯灰挥涗?,晚上反復回味、歸納謄寫,不知不覺筆記本堆起來一米多高。

      “那時活不多,四五個小時就能干完?!迸藦拿髡f,他一忙完便到其他崗位學習,僅僅3個月,不僅熟悉了本崗位工作,他還成為該崗位“師傅”。

      在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金川集團銅業有限公司貴金屬冶煉分廠提純工序工序長潘從明(左)在工作室給新員工講授創新模型(2022年9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不僅要學會如何干,還要多問個為什么?!钡珟煾祩冎廊绾尾僮?,卻很難解釋清楚原理。直到2004年,公司邀請西安建筑科技大學專家學者到企業教授冶金等相關課程,潘從明才徹底解決長期遺留的困惑,也是那時他開始自主試驗。

      工作中,潘從明閱讀了120多本專業書籍,寫下30多萬字筆記,還重新歸納20多種可用于提純的化學試劑,總結了書本外的600多個涉及貴金屬冶煉工藝的化學方程式。

      2007年開始,潘從明將試驗成果陸續應用到生產中。2009年,因業績突出,潘從明被聘任為提純班班長?!白鳛橐幻h員,更需要積極擔當?!睋伟嚅L后,他主動請纓,帶領團隊對提純工序全流程進行試驗。

      歷經數萬次反復試驗,潘從明掌握了溶液顏色判斷提純程度和工藝問題的本領。他改進原有工藝,形成全新工藝流程及技術標準,獲得2019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在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金川集團銅業有限公司貴金屬冶煉分廠提純工序工序長潘從明介紹公司產品(2022年9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近十年,對于一線產業工人而言是收獲滿滿的十年?!迸藦拿髡f,黨和國家更加重視產業工人的政策支持,越來越多像管延安、高鳳林一樣的產業工人實現價值,獲得“大國工匠”稱號。

      近年來,潘從明對剛入職員工提出新要求,即每月提交實習報告、工藝流程圖、設備連接圖以及學習總結各一份,并要求他們發現問題及時通過試驗解決,形成論文或專利。

      潘從明說,作為黨員,既要帶頭攻關,更要分享傳承。他每月底都會抽時間批閱報告并及時指導,有時候干到凌晨兩三點,就把工作室板凳拼起來,湊合一夜。

      在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金川集團銅業有限公司貴金屬冶煉分廠提純工序工序長潘從明(左)在生產現場指導職工進行實驗(2022年9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很多新職員剛開始吃不消,但隨著專利、論文陸續發表,漸漸明白潘從明的良苦用心。正是潘從明以及職工們的精益求精,金川集團連續35年貴金屬產品純度達99.99%。其中,最難提取的貴金屬銠,提純工序從40多道精簡為10多道,生產周期從近6個月降至1.5個月左右,回收率大幅提升,真正做到“吃干榨盡”。

      如今,潘從明又將目光聚焦二次資源中的貴金屬綜合回收?!暗V產資源終究有限,如果將報廢的汽車、電子產品、石油催化劑等資源中的貴金屬回收,就能緩解資源短缺?!迸藦拿髡f,雖然這些資源成分復雜,但他仍將帶領團隊繼續攻堅。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