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江山廿八都,塵外仙霞嶺丨游在中國?

      如果說,江浙古鎮的靈性是溪是河,徽贛古村的靈性是房是屋,那么,廿八都的靈性又是什么?這個因武而起、因商而興的邊城,卻有人說它是“一個遺落在大山里的夢”。

      責任編輯:楊嘉敏

      提起廿八都,或許很多人都會覺得陌生。辛棄疾詞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毛澤東詞說:“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在中國浙南大地上,有一處錦繡河山,它的名字就叫“江山”。而廿八都,則位于江山市區西南端60公里處,是浙南最西的一個邊陲小鎮。

      在地圖沙盤上看,有著“浙江山脈之祖”之稱的仙霞嶺山脈橫亙于浙閩之界、綿延了百余里,它一頭挑起了浙東天臺山,另一頭又肩負著福建武夷山,就像一道分開兩省的千尋高墻。若有幸能從高空俯瞰,廿八都,就是這蒼茫大山里的區區一丸之地。

      這個孤懸世外的邊鎮,在山體隧道沒有鑿穿之前,進出一趟,須在云深霧濃的山間盤繞數日之久。直至一個草莽梟雄的到來,才打破了這里的沉寂。

      江山廿八都 (視覺中國/圖)

      金戈鐵馬,總被雨打風吹去

      大唐乾符五年(公元878年),也就是黃巢響應王仙芝起義的第四個年頭。這一年,“義軍教父”王仙芝“出師未捷身先死”。流寇群龍無首,余部皆歸黃巢,且“推巢為王,號沖天大將軍,改元王霸,署官屬?!睂嵙﹄m有所倍增,形勢卻不容樂觀。剛剿殺完王仙芝的“草賊招討使”曾元裕,刀頭上的鮮血尚未晾干,就亟不可待地提著士氣如虹的“諸道行營兵馬”,磨刀霍霍向他撲來。為避其鋒芒,黃巢揮戈南下,率軍渡過長江、轉入浙東,來到江山一個叫“道成”的地方。擋在他面前的是身軀龐大、直插霄漢的仙霞嶺山脈,那不可逾越的氣勢讓“沖天大將軍”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李白曾說“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可倘若“詩仙”來過此地,就會發現,其實,閔道之難可比蜀道。舊時,有人形容仙霞嶺“千盤鳥難度,萬嶺欲藏天”、“獨步青云最上梯,八閩如井眼中低”,這并不是一種夸張,而是它最為真實的寫照。郁達夫在《仙霞紀險》中描述“五步一轉彎,三步一上嶺,一面是流泉渦旋的深坑萬丈,一面是鳥飛不到的絕壁千尋,轉一個彎,變一番景色,上一條嶺,辟一個天地。要看山水的曲折,要試車路的崎嶇,要將性命和命運去拼拼,想嘗一嘗生死關頭千鈞一發的冒險異味的人,仙霞嶺不可不到。

      早年,我曾有幸攀登過仙霞嶺。粗石壘砌的古道在腳下蜿蜒,一路草木葳蕤、篁竹遮天蔽日,蒼涼得深邃。行至半山腰,汗透重衫,俯仰之間,崖深壑秀,陡然生出一種“云深不知處”的彷徨。

      說回黃巢,這二十年來,他見證了裘甫、龐勛造反的全軍覆沒;目睹了王郢、王仙芝起義的功敗垂成。晚唐義軍的燎原之火,如今只剩下他這一支獨苗。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這條不歸路走得有多艱難,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柔翡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