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這是“影響深遠的律師工作”:求解西藏“無律師縣”

      當地干部告訴王成,加查縣民事及刑事案件預計2022年才會突破200件,前幾年還有一年100件不到的時候。案件數量少,是長年法律服務資源匱乏留下的后遺癥。

      援藏一年,張志華跑遍了米林縣,調研、普法、做社區矯正和法律咨詢。但他總被當地人當作公務員。在當地民眾的觀念里,有了糾紛找律師并不是一個慣常選項。

      有一些民事糾紛業務雖說贏面不大,但完全可以收費承接下來。但伍穗生沒有這么干:普蘭縣第一家有償打官司的律所剛開張,收完錢就敗訴,影響不好。

      (本文首發于2022年10月06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譚暢

      2022年8月,西藏加查縣,王成(左二)在接待前來咨詢的民眾。 (受訪者供圖/圖)

      正如許多初次進藏的旅行者會缺氧、頭疼、有高原反應,律師事務所在西藏“無律師縣”落地扎根,開始時也會水土不服。

      2022年7月,北京律師潘泓曄來到喜馬拉雅南麓的洛扎縣。有的當地人聽說她的職業后反問:“我們又不離婚,也不吵架,律師有什么用?”

      中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已有四十余年,截至2022年6月,全國共有律所3.7萬余家,律師60.5萬多名。但西藏截至2021年底只有66家律所、724名律師。

      如果一座縣城里沒有一家本地律所,沒有一名本地律師,它就被記錄為“無律師縣”。

      改變正在發生。30個西藏無律師縣,在2022年迎來了本地律師,還有全國知名的律所在縣城里建起分所。他們的到來,不僅意味著律師制度的毛細血管延伸到海拔三四千米的青藏高原,也拉近了藏區民眾與法治的距離。

      為藏區填補一項空白

      “你愿不愿意去西藏開一家分所?”2022年春,北京匯祥律師事務所主任李超峰接到一個電話,全國律師協會的工作人員向他征求意見。

      “可以?!崩畛寤貞?,身在北京的他當時沒有一點猶豫。作為全國律師資源最豐富的城市之一,北京2021年有3107家律所、4.2萬名律師,律師數量是西藏的58倍。

      律師資源分布不平衡由來已久。中央強調,要加快解決有些地方沒有律師和欠發達地區律師資源不足問題,決不允許普通群眾打不起官司。

      解決辦法是由發達地區向欠發達地區輸血。由司法部、共青團中央共同發起的“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始于2009年,曾向中西部地區的400多個縣(區)派出法律援助志愿者2200余人次,辦理法律援助案件9.5萬余件;自2019年開始的援藏律師服務團也在三年內組織200余名律師進藏,辦理7300余件各類法律援助案件。

      天津四方君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鵬就在2019年加入援藏律師服務團,來到西藏東北部的丁青縣。此前一年,丁青縣剛脫貧摘帽。全縣不足10萬人,縣城只有一條主干道,沒有高樓,沒有公共交通,甚至買不到電動車,王鵬下鄉普法只能靠縣司法局的一臺公務車,單程最少也是兩三個小時。因交通不便,當地物價頗高,一份黃燜雞要價50元。自來水是黃色的,不能喝,電隔幾天就要停一次。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bemay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