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專訪陳沖:我沒有強大的自信,只有強大的欲望

      我其實有個特別敏感的雷達,我能看到自己不誠實的蛛絲馬跡,也許別人看不到,但是我完全看得到。

      一個勁兒地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可能是有點浪費時間。如果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但那個事很荒唐或者錯了,或者給你自己帶來了很大的損失,我覺得仍然不能算浪費。

      (本文首發于2022年9月22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李慕琰

      1981年,陳沖在美國學習電影制作,1998年導演了第一部作品《天浴》。 (受訪者供圖/圖)

      作為演員的陳沖是眾所周知的,而作為導演的陳沖,被知道得很少。2022年9月9日上映的電影《世間有她》,陳沖是三個導演之一,另外兩位是張艾嘉和李少紅。這部電影講述了困境下的情感故事,涉及婆媳、夫妻和戀人。

      2020年5月,陳沖接到制片人董文潔的電話,希望邀請幾位知名女導演聯合拍攝一部電影。她最后決定講述一對戀人被分隔兩地的故事,“探索一下愛情這個最古老主題的最切近的表達”。

      和之前所有她導演的作品一樣,陳沖自己執筆撰寫了劇本。她反復翻看同事們拍下的真實照片。電影里出現了超市的場景,她就找到很多超市的閉路電視看了一遍,想知道人群的稀密之類的細節。劇本原本寫到下雨,用雨的渲染增加氛圍,但后來了解到電影里設定的那天現實中并沒有雨,她就去掉了這個設定。

      “難道沒有那場雨,故事就沒有發生嗎?感情就沒有傳遞嗎?所以,有沒有雨不重要,但有沒有情緒的傳遞很重要?!彼f。

      《世間有她》原定2021年“五一”檔上映,后來延至2022年中秋檔。影片剪輯期間,南方周末特約撰稿在上海專訪了陳沖。

      “愛與失去是永恒的”

      南方周末:這部電影的設置聽起來有點像《霍亂時期的愛情》,你在處理這個故事的時候,從一開始就有很清晰的設定嗎?

      陳沖:接到制片人的邀請后,我在網上尋找了一個禮拜,最終這個被放逐兩地的戀人的故事觸動了我。女孩春節回北京看望父母,從此沒能再見到封鎖在武漢的男友。這個愛、失去與放逐的旋律引起了我的共鳴——我也因疫情無法回家看望年邁的父母。

      對被封鎖在兩個城市的戀人來說,手機屏幕是引起他們無限渴望的、比現實生活更有溫度的東西。其實,這也是大多數人與手機的關系,尤其在疫情期間,人與人的交往、對世界的認識,都來自手機。人性的矛盾沖突,也都來自人們對網上消息的不同解讀。我們似乎都是生活在手機里的一座座孤島,屏幕中那個更吸引人的“現實”,顯得比生活本身更為“真實”。愛與失去、生與死的主題是古老和永恒的,我的挑戰是賦予它今天的、新的銀幕敘事方式。

      南方周末:原來有沒有考慮過加入他們戀愛前史的段落?

      陳沖:絕對不可以閃回,這個故事就是這兩個人永遠不同框,而且要讓你深深地被他們打動,這就是我給自己定下的規則。

      南方周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淑華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