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碳”路可持續丨雀巢方軍濤:八大行動助力雀巢實現凈零排放

      按照規劃,雀巢將在2030年實現碳排放量減半,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為實現這一目標,雀巢確定了八大關鍵行動。

      2022年6月,雀巢推出了大中華大區首款碳中和產品——卓淳能恩3有機奶粉。這款產品的上市,獲得了瑞士農業部給予的大力支持,其碳中和理念也獲得了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的高度認可。

      打造零碳產品、推動旗下各類飲品品牌向碳中和品牌轉型,是雀巢邁向凈零排放的八大行動之一。按照規劃,雀巢將在2030年實現碳排放量減半,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為實現這一目標,雀巢確定了八大關鍵行動,包括原料的可持續采購、產品組合的創新升級、可持續包裝的轉型、使用可再生能源進行生產、推動更清潔的物流、從大氣中移除碳、向碳中和品牌轉型以及倡導協同行動。

      雀巢大中華大區集團事務及可持續發展副總裁方軍濤介紹,2019年,雀巢實現了集團碳達峰。2021年,公司實現二氧化碳當量絕對減排量400萬噸。目前,雀巢正進一步拓展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保護水資源、支持奶源牧場再生農業等方面的舉措?!拔覀兣c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共同開展了100多個試點項目,其中包括20個即將在近期實現凈零碳排放的牧場?!?/p>

      方軍濤坦言,企業推動實現凈零排放目標,仍然面臨技術、投資、消費行為等多重挑戰。企業除了積極推進自身減碳行動,還要廣泛開展合作?!翱沙掷m發展是宏大的事業,不是任何企業和機構單打獨斗能夠實現?!?/p>

      原料采購減排是關鍵

      南方周末:你如何看待食品飲料行業的碳中和?

      方軍濤:食品飲料行業以及它的整個價值鏈,對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貢獻超過了四分之一。同時,食品飲料行業又深受氣候變化的影響。比如,日益頻發的極端氣候事件對食品飲料的生產、物流和供應鏈都會造成很大的風險。更重要的是,氣候的變化造成了很多食品行業賴以生存的農業原材料的減產、質量下降。

      所以,食品飲料行業的減排不僅對應對氣候變化挑戰至關重要,也是自身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和內在需求。這就是為什么雀巢在2019年提出承諾,到205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并于2020年發布凈零碳排放路線圖。

      我們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食品飲料企業加入這個行列。隨著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逐步推進,我們相信中國食品飲料行業的價值鏈肯定會越來越完善。食品飲料行業的努力會對中國實現雙碳目標以及全球的可持續發展做出重大貢獻。

      南方周末:雀巢發布的凈零排放路線圖,其中有八大關鍵行動。截至目前,各大行動取得了哪些進展?

      方軍濤:雀巢實現凈零排放的八大關鍵行動包括原料的可持續采購、產品組合的創新升級、可持續包裝的轉型、使用可再生能源進行生產、推動更清潔的物流、從大氣中移除碳、向碳中和品牌轉型以及倡導協同行動。

      在過去的兩年里,雀巢降低了絕對溫室氣體排放量,而業務增長依然強勁。就八大行動的進展,舉例而言:公司通過改用可再生電力或加強天然肥料在農業中的使用等方式,減少了40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通過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移除了價值鏈中97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排放。我們有74.9%的塑料包裝實現了可循環再生。以2018年為基準,雀巢包裝中的原生塑料使用量減少了81%。我們在肉類、棕櫚油、紙張、大豆和糖等主要商品的供應鏈中,已經實現了97.2%的“零毀林”目標。

      南方周末:在雀巢的排放結構中,絕大多數溫室氣體排放來自供應鏈,其中又以原料采購產生的排放居多。那么在推動原料采購減排上,雀巢采取了哪些措施成效如何?

      方軍濤:為實現原料的可持續采購,我們與原料采購地的農戶、供應商和社區密切合作,以對環境和社會產生積極影響的方式采購原料。以大華大區為例:

      在乳品行業,30多年來,雀巢與黑龍江共同建立了優質的奶業基地,并致力于將位于哈爾濱雙城區的雀巢奶牛養殖培訓中心(DFI)打造成“碳中和”樣板牧場,為中國奶牛養殖行業提供可借鑒和復制的經驗。2021年起,DFI牧場落實了數個關鍵項目以減少碳排放,包括數字化牛只監控管理系統、牧場恒溫奶牛飲水槽和自動牛體刷、牛糞干濕分離處理等。2021年底,其溫室氣體排放在2018年的基線上,減少15%左右。

      在咖啡行業,雀巢以七代中外技術專家的不懈努力,助力云南成為產量高、品質優的咖啡產地。目前雀巢已經在云南實現了咖啡豆采購100%遵循可持續標準,并且正在推進蔭蔽樹種植計劃,增加生物多樣性,減少碳排放。

      以零碳產品助力企業碳中和

      南方周末:雀巢大中華大區為雀巢2050凈零目標的實現擔了哪些任務?

      方軍濤:中國是雀巢在全球范圍內的第二大市場。為實現2050年凈零碳排放目標,大中華大區在三個領域展開行動:進一步降低碳足跡、加速可持續包裝轉型、推進可持續采購。

      南方周末:可持續包裝方面進展如何?

      方軍濤:雀巢可持續包裝的愿景是確保我們的包裝,包括塑料包裝,不會被填埋或被丟棄在環境中。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從源頭減量、材料替代、回收再生等多個方面努力。

      具體來看,在源頭減量方面,雀巢推出了一份“負面清單”,將停止使用清單上的材料,如紙張和紙板的PVD塑料涂層。在材料替代方面,開發無塑膜紙包裝,以取代塑料涂層紙包裝。我們開發了一種清漆,以取代紙板箱和禮品盒用BOPP薄膜。在后端回收方面,我們與利益相關者合作,建立和加強塑料收集、分類和循環再生體系和基礎設施,以提高回收再生率。

      除此之外,我們也鼓勵和引導消費者采取與我們相同的行動。比如雀巢中國與菜鳥自2020年開始攜手,啟動“面向未來綠色包裹戰略合作”。2021年升級為企業戰略級“綠色伙伴”。2022年的電商“618”,雀巢官宣入駐菜鳥裹裹推出的綠色線上互動社區“綠色家園”。

      截至2021年,我們總共減少原生塑料超過10000噸,整體塑料包裝的設計循環再生率超過70%。

      南方周末:雀巢是否有“零碳產品”或“零碳品牌”推出?

      方軍濤:我們旗下的2000多個品牌及豐富的產品組合是雀巢在2050年實現凈零碳排放企業的重要助力。在雀巢凈零碳排放路線圖的指引下,雀巢各品牌團隊積極調整產品組合,以期降低環境影響,并滿足消費者對可持續產品的需求。

      目前實現碳中和的品牌包括:生命花園、Little Steps(僅限德國地區)、Piccolinis(僅限德國地區)、Wunda等。奇巧、Sweet Earth、雀巢水業務也有望在2025年實現碳中和。

      2022年6月,我們推出了雀巢中國首款碳中和產品——卓淳能恩3有機奶粉。這款產品的上市,獲得了瑞士農業部給予的大力支持,其碳中和理念也獲得了中國乳制品工業協會的高度認可。

      2017年起,我們的咖啡品牌之一——濃遇咖啡,已在其業務運營中全面實現碳中和。目前,濃遇咖啡正在努力兌現其承諾:到2022年底,無論是對于家庭消費者還是專業客戶而言,每一杯濃遇咖啡都將實現碳中和。這一承諾意味著濃遇咖啡的全價值鏈將于2022年實現碳中和。

      仍面臨技術、投資、消費行為等多重挑戰

      南方周末:雀巢在內部協作方面采取了哪些舉措以確保碳中和行動的持續性?

      方軍濤:總體來說,有六大措施:第一是在治理結構上,我們在大中華大區層面設立了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由CEO擔任主席,下設五個工作組,各司其職,協同行動。重要的業務單位也都根據自身狀況,成立各自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

      第二是系統規劃,這包括中長期路線圖的制定和年度計劃的制定??沙掷m發展團隊在這一任務中起到總體協調作用,所有的計劃都是基于集團的整體規劃和各業務單位的實際綜合考慮。

      第三是確保推行可持續發展所需的預算和實施過程中的控制。

      第四是對相關團隊的能力建設??沙掷m發展領域本身發展很快,新理念、新技術、新方法層出不窮。公司持續組織對各種可持續發展重要議題的培訓,比如生命周期分析(LCA)、碳中和品牌的實施步驟和方法等。

      第五是信息分享,確保所有相關人員及時了解國內外政策標準和公司內外最佳實踐。

      第六是日常管理,這包括可持續報告管理體系和會議管理??沙掷m發展涉及的指數很多,如各種排放數據,各個指數有明確的定義和計算方法,我們確保各業務單位報告的數據準確規范。大中華大區內部,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每月有例會,各工作組也會根據自身情況設定不同頻率的會議。

      南方周末:在推進凈零排放的行動中,目前雀巢遇到了哪些挑戰和困難?

      方軍濤:因為雀巢全價值鏈的排放量很大,我們必須努力識別價值鏈各個環節的減碳項目并不折不扣地實施。應該說在各個環節,都有很大挑戰,有些是技術上的,有些是成本上的,有些是政策上的,還有消費者認知和行為方面的。以技術和政策為例:

      從技術上講,在推動凈零排放的初期,有很多成熟的技術,只要投資,就能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必須開發新技術和新的業務模式,才能進一步減排。比如我們承諾到2025年減少原生塑料三分之一的使用量,其中一個方法是把塑料包裝轉換為紙包裝,而這涉及很多技術挑戰,我們位于瑞士研發中心的雀巢包裝科學研究院有一個專門的團隊研究這項技術,已在某些市場開始實施,并陸續在全球推廣。

      政策方面,對有些可持續的做法從法規上還沒有放開,比如減少原生塑料使用量的一個重要方法是使用再生材料,像PET飲料瓶,雖然現在中國回收再生率很高,達到90%以上,但主要還是降級再生,用于制作衣服和其他紡織制品。從循環經濟角度來看,最高效的再生是瓶到瓶的同級再生,這在歐美很多國家都已廣泛應用,但在中國,由于食品安全的考慮,一直還沒有放開。

      另外,在減排數據的披露和監管上還缺乏相應規范,比如環境聲明,很多公司都在或計劃宣稱產品碳中和或產品減碳多少公斤,但如果沒有生命周期分析和環境聲明標準,那么這些宣稱很可能會夸大或不能真實地反映減排效果,而消費者則無從判斷,或產生誤判。

      南方周末:你對食品飲料企業開展碳中和行動有哪些建議?

      方軍濤:對任何食品飲料企業自身而言,我覺得建立高效的治理結構、摸清溫室氣體排放家底、制定清晰的路線圖、制定年度工作目標和項目計劃、完善報告機制等都非常重要。

      在此之上,我想重點強調一下合作??沙掷m發展是宏大的事業,不是任何企業和機構單打獨斗能夠實現。大家要結合自身業務特點以及面臨的挑戰,與行業協會、工業平臺、同行企業、高校、社會機構等共同探索,通力協作,這樣才能更有效地齊頭并進,加速推進可持續的旅程。

      合作可以在兩個維度進行。一是技術實施層面,比如可持續包裝領域,消費后的回收再生,尤其是軟包裝的回收再生是個全球的難題,需要業界攜手,腦暴方案,共同實施。二是標準方面,比如剛才談到的溫室氣體核算和生命周期分析,以及環境聲明,都需要以行業公認的科學的標準為指導。

      網絡編輯:伊責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