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

      暗戀桃花源的日本人,又開啟了一次集體出逃

      責任編輯:吳悠

      在日本東京,行人戴口罩從櫻花樹下經過。 (新華社記者 杜瀟逸/圖)

      每一個都市人心中,都有一處自己的桃花源。當中國人還在談論“逃離北上廣”的時候,日本人卻早已在都市和鄉村反復橫跳了數次。

      近日,城市的聚集性病例頻發,又點燃了不少日本人移居鄉村的念頭。隨著東京再次成為日本新冠疫情的風暴中心,“逃離東京”“躲避新冠”等話題再度登上日推熱榜。一些人還在把逃離當作笑談之時,有些日本人已經悄然逃到鄉下,開始了半隱居的生活。

      日本NPO法人機構“故鄉回歸支援中心”首次推出線上咨詢,還在5月底推出了“移居集市”,將一年一度的線下擺攤搬到線上,為人們介紹日本各地的風土和移居注意事項。非常時刻,當人流成為恐懼的最主要來源時,遠離人群、偏僻嫻靜的農村成為不少人心中的完美庇護所。

      一次出逃,兩種生活

      只不過,在逃離東京的人群中,各人境遇卻不盡相同。

      森永卓郎已經過了30多年兩頭跑的生活。在東京當大學老師的他,工作時間較為自由。每當閑時,他就回去東京鄰縣埼玉縣所澤市的家。這里農田成片,舉目皆自然,不少當地人都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對森永來說,這是他遠離都市喧囂,追求田園詩意的棲息地。

      寒假以來,森永一直待在鄉村,遇上3月新冠在日本暴發,索性在村里長住,深居簡出。他在租來的田地上種植蔬菜,再到附近熟絡的農家買些食材,這就解決了一日三餐。知曉每份食材的底細,讓人安心。

      免除了從東京往返所澤市的舟車勞頓,森永得以在山中專注治學,偶爾還能向鄰居討教耕地和狩獵的經驗。生活雖被疫情打亂,在鄉村的治愈中倒也顯得悠哉悠哉。

      和森永相比,東京的IT工程師木島勝則有點狼狽。3月中旬,他帶全家出逃沖繩。彼時沖繩尚未暴發新冠。出逃本意雖是為了躲避瘟疫,悠閑度假的心情也伴隨著木島一家。他們包下了一座民宿,離海邊很近,全家人還一起參觀了沖繩水族館等名勝。

      愉快的出逃生活在4月中旬被完全打破。沖繩大規模暴發新冠??谝襞c當地居民顯著不同的木島一家頻受冷遇。孩子在海邊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思考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亚洲国产精品成

    1. <rp id="iyq9d"></rp>
      <li id="iyq9d"><acronym id="iyq9d"></acronym></li>